深度影評丨《風騷律師》影評S5E2:“五折優惠”的蝴蝶效應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免费二级黄色播放器_免费福利在线观看1000集_免费高清av播放器

本集開場一段戲,是“BCS”和“BB”歷史上少有的MV歡樂時刻,雖然隻有短短兩分鐘,卻好像在熒幕內外紮瞭一支分量十足的致幻劑般,迷幻而又混亂。

兩個小混混在拿到索爾·古德曼的名片和50%優惠承諾後,開始變本加厲地偷搶拐騙、放縱不羈,一番鎖鏈反應之下,最終又“作用”回瞭吉米身上。

這也再次回到瞭《風騷律師》的終極命題:所謂的結局,究竟是飛來橫禍般的天道不公,還是因果輪回下的自作自受?

糟糕的退休生活

先來說麥克這條簡短的支線。

媳婦史黛西來電話時,麥克正臥床不起,直到座機靜聲手機響,他才磕磕絆絆地通上瞭話。

向來自律的麥克這會兒真的像個糟老頭瞭,可見他與古斯塔沃分別後狀態很差,仍在被自己的所作所為折磨。

照顧孫女凱莉是麥克生活中為數不多的樂趣,況且他對母女倆永遠懷有一份虧欠,因此他隨時都願意去帶娃。

興許是用超級碗分數教乘法的關系,凱莉開始詢問起瞭父親馬蒂的事——孩子漸漸長大,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

他是個好警察吧?他和你學的本事嗎?然後…他被壞人抓瞭?

凱莉的問題一個比一個紮心,剛開始麥克還能“嗯哼”答應兩聲,到最後他卻無法再出聲,甚至大發雷霆,用成年人的標準喝止孫女繼續做手工:做不好就別做!

麥克一直覺得兒子的死自己要負很大責任,因為自己的錯誤教導才使他遇害,而前不久維納的死,一定程度上也源於自己的“錯誤暗示”,再加上兒子是被警察敗類滅口的,自己又剛剛扮演瞭“滅口清道夫”的角色……

凱莉的無心之言,戳中瞭麥克內心深處最痛的部分,舊傷加新傷一起發作,老麥克這才失控。

等史黛西回傢時,麥克隻是簡單交代瞭一句,腳不停頭不回就離開瞭……

麥克不會隨波逐流,但剛剛又經歷一次巨大打擊的他,必須盡快找到自己的位置。

痛快的職場拼搏

這天清早,金在整理塞滿瞭五顏六色西裝的衣櫃,吉米在不停地接電話——成為“索爾·古德曼”之後,兩人同居的傢裡瞬間就塞滿瞭吉米的東西。

吉米抽空詢問瞭波比的事兒,金隻是輕描淡寫地說“他接受協議瞭。”看來她還沒徹底消化這件事給自己的影響……

眼見金連“電影之夜”都想回避,早已察覺到不對勁的吉米追瞭出去,讓她一起去看看房子,順便打開心結。至於說房產中介還沒上班?沒關系,想做生意的人肯定會讓我們進去。

放開手腳做自己後,在生活中破壞這樣一點“小規矩”,對吉米來說已經是傢常便飯瞭……而且吉米不是真的想買房(至少現在不想),隻是白嫖一次場地借題發揮罷瞭。

簡單暢想一番該如何裝修後,吉米開始說正事瞭。

其實吉米一直明白金的擔憂,自己在第一集裡也確實回避瞭許多金的問題,眼瞅著兩人的關系快要黃燈轉紅燈瞭,他必須坦率面對。

“你別在意啊,我現在做事看上去是有點四六不靠,也向部分委托人許諾瞭‘五折優惠’,但你放寬心,不會有人真的因此去犯法……”

(是啊,你說得對)

吉米直言自己“不該出這麼蠢的主意”,道歉、服軟的意思很明確瞭……這在無形中為金找瞭個臺階下,她順道對吉米(對自己)重申瞭自己的底線:我不想欺騙我的委托人,何時何地都不想。

金確實會受到沖擊,但她的本性不會轉變,本劇裡也不需要第二個“索爾”律師……這大概就是將來金和吉米分離的根本原因之一吧。

說完這番話,卸下瞭心理包袱,金瞬間就輕松瞭,恢復常態之餘還有瞭些小女生的俏皮,甚至還會放水胡鬧~

本集的鏡頭語言已經達到瞭“狀鏡頭之美而近妖”的地步:同樣是利用鏡子反射人物進行敘事,兩人出門前,每個鏡頭裡都隻有一面鏡子;而在兩人和好後,衛生間裡卻給出瞭三面鏡子折射不同的位置——這是否也意喻著,吉米和金之間的關系產生瞭更多維度的空間呢?

吉米說自己有45個委托人,這在常人眼中一個律師忙不過來“工作量”,僅通過一個長鏡頭,就表明他真能處理得遊刃有餘:

一切從吉米練習說“蘇珊娜,我覺得你和我有共同點”開始;

先給經過身邊的比爾放“魔音”,要給委托人減刑;

接著詢問漢娜是否可以更改案件審判時間,並替她說瞭“yes”;

然後給剛到場的維羅妮卡講述穿著打扮要點;

再告訴米奇“案件已經移到周四瞭”;

此時比爾出門,鐵案出現瞭“關鍵證人”,令他接受瞭提議;

最後又回到瞭那句 “蘇珊娜,我覺得你和我有共同點。”

“魔法師”索爾的最大訣竅並非精湛嫻熟的律政知識,而是通過各種旁門左道“走捷徑”,多線壓縮案件的實際審判進程。

他能這麼幹,除瞭人頭夠熟外,關鍵還在於這些案子都不大,當事人多是些小偷小摸的小角色,判決起來可輕可重,全看律師、地檢的態度,這就給吉米提供瞭極大操作空間。

吉米還與霍華德偶遇瞭。霍華德如今氣色好瞭許多,還坦言HHM的業績很好(看來被吉米教訓後開竅瞭)……他不顧吉米的冷淡,主動提出一起吃飯、緩和關系,可見霍華德現在更有“職業經理人”的樣子瞭。

吉米顧不得閑聊,因為蘇珊娜出來瞭——她是地方檢察院中極少數自己“軟磨硬泡”不下來人,偏偏她手上握有與自己相關的16個案子。

我們隻要花20分鐘聊聊,就能搞定這些小年輕瞭,幹嘛非要等下周的預約時間呢?因為你這傢夥光想著自己的錢包,老娘不吃你這套(蘇珊娜在前幾季中多次把吉米看作“人渣律師”)。

為啃下這塊硬骨頭,吉米隻得繼續耍花招。他設計把兩人困在電梯間裡,逼著她與自己討價還價。

吉米討論案子完全是做生意那套,目的就是讓對方做出讓步(其實他的客戶們大多對打官司沒啥概念,隻要能減少刑期、減輕刑罰,就是功勞一件)。

比如“吸血鬼演員過失縱火案”當事人,正常來說能判個兩三年,吉米直接從“四個月監禁”開始砍價……

吉米充分利用瞭蘇珊娜被迫與自己一起困在“狹小私密空間”的不耐煩,東拉西扯瞭一堆在庭審上會被嗤笑的理由,接著從“十四個月”起喊,最終使蘇珊娜做出瞭“十六個月外加罰款”的妥協。

等20分鐘過後,已被狠狠磨瞭一番脾氣的蘇珊娜,恐怕沒法再像之前那樣齜牙咧嘴瞭……

而這一切的代價,僅僅是吉米給電梯工一筆小費,順便幫對方哥哥銷案底——實際上吉米這波仍是血賺,這不又發展瞭兩個潛在客戶麼?

這就是“索爾·古德曼”的本事,一個學瞭法律、拿到執業資格的豪華配置版“風流吉米”。

現在是吉米從業以來最暢快的時光瞭,再也不用顧忌查克等人的眼光,再也不用背負道德包袱,一切從“結果”出發,火力全開,大殺四方。

苦逼的犯罪生涯

聽從“炸雞叔”吩咐塞瞭幾包次貨,以為可以松口氣的納喬,突然被維克多和泰勒斯等人抓去吃苦頭瞭。

一邊是維克多持槍走到瞭父親的身邊,一邊是古斯塔沃通過後視鏡發射死亡凝視,納喬無力掙紮一番後秒慫瞭:說吧,還要讓我幹嘛?

“拉羅·薩拉曼加,去贏得他的信任,去知道他的一切,讓他相信你,讓他依賴你。”

至於“拉羅根本沒把我放眼裡”、“我爹和這些破事無關”等等理由和求饒,納喬說瞭也沒用,隻得誠心答應下來。

盡管是個罪犯,可按照古斯塔沃的“格調”,他是很少用“直接威脅”這種笨法子的,可見現階段他想對付拉羅也沒什麼好辦法,隻能慢慢找機會。

與此同時,拉羅也正在與赫克托討論如何對付古斯塔沃。

薩拉曼加傢族對於古斯塔沃的不信任是刻在骨子裡的,通過上一集過招,拉羅唯一得到的結論是:這個智利人比我想象中還要精明、狡猾。

叔侄倆的思維方式和考慮方向略有差別,拉羅更想搞清楚古斯塔沃在隱瞞什麼,而赫克托抓住瞭更本質的問題:隻要他能賺錢,無論如何我們都動不瞭他。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憋壞水,估計還得從“削弱炸雞店”開始入手。

雙方的下一輪PK開始,古斯塔沃的棋子先一步打到瞭拉羅身邊——可納喬隻是個販毒的黑道,哪兒會間諜內奸那一套,隻能傻乎乎地在賭博時談生意套近乎。

這種一眼就能看出來的親近和諂媚,拉羅根本看不入眼,立馬喝止瞭。

賭桌上發生瞭一件有趣的事:多明戈被拉羅的虛張聲勢“嚇到”瞭,盡管自己手上握著三條8還是棄瞭牌,拉羅得意地調侃他叫“瘋八”,“瘋狂小八”的外號就此誕生——這個外號的性質顯然有反諷意味,跟說吉米“沉默寡言”、說赫克托“儒雅隨和”差不多。

更值得玩味的是多明戈這人,在《絕命毒師》中他就顯得很精明,而從這場獲得外號的戲來看,他要麼是真的非常保守、沉穩,要麼是拍馬屁拍到拉羅都沒輕易察覺……無論哪種情況,這都是不可多得的品質。

此時,片頭那兩個混混,因為買粉未果與第五街的藥販子起瞭爭執,多明戈趕緊跑去處理。

親自上梯子修水管,多明戈的性格真好……由於混混的車載音炮一直在全功率輸出,估計被告擾民,警察跑來瞭——結果隻留下在梯子上的小八被抓瞭個正著。

毒品引來瞭DEA,不但屋裡面沒帶走的貨要被抄沒,連這個販毒窩點會被連根拔起。

拉羅已經默認瞭這筆虧損,正常人都該自認倒黴瞭——納喬卻覺得這是個表現自己的好機會,於是冒著巨大風險沖瞭進去。

說納喬“是個傻子”一點沒錯,這種情況下沒必要把自己搭進去,因此拉羅一直是以看戲的心態,看待納喬的作死行為。然而,納喬硬是有驚無險地把貨搶回來瞭……

敢拼命,有成效,還能全身而退,如此人才當然討人喜歡,這也是拉羅第一次對納喬刮目相看。

由於在房間裡沒找到更多毒品,因此警方認為那隻是癮君子所待的一次性場所,很快放棄盯梢,第五街可以重新開業瞭。

對於這種需要頭領拍板的決定,拉羅開始向納喬放權瞭……之前的瘋狂舉動總算得到瞭回報。

接下去的問題就是如何處理多明戈瞭。納喬坦言他和“瘋狂小八”是老相識,兩傢是世交,之前沒進過局子,自己想把他保下來。

正常來說,這件事拉羅會當做“個案”交給納喬去解決,但他已擬定瞭“更好的辦法”——看來是要借機向古斯塔沃發動攻勢瞭。

蝴蝶效應

最後,我們再來簡單過一遍這集的“因果循環”。

索爾向沒拿到免費手機的客戶們分發名片,承諾“接下去兩周,非暴力重罪50%折扣優惠”。

兩個為非作歹的混混有瞭這個“由頭”後徹底飄瞭,四處偷搶拐騙搞瞭更多錢,開始還是2包2包買粉,後來胃口大增,要一次性買10包。

對於這種零售窩點來說,10包可不是個小數目,放貨的胖妹懶得像平時那樣一包一包扔,結果一次性丟下去導致水管堵瞭。

趕來修水管的多明戈,在被警察問詢時裝模作樣地敲瞭兩下,10包粉偏偏這時候掉出來瞭……

(承包“瘋狂小八”的這個憨憨笑容)

小八被抓這件事,往近瞭說,直接導致納喬時隔兩年後再次找上瞭律師吉米,往遠瞭說,還導致小八成瞭警方線人,並最終影響到瞭“毒師”裡的老白。

向來滔滔不絕的吉米,在納喬面前瞬間啞瞭火,局促不安到話講不利索,連冰淇淋都沒多咬一口就上瞭車……

看來,面對真正的黑道,吉米心裡還是很怕的,他距離“完全體”的索爾還有不少距離。至此,《風騷律師》的“律師線”和“犯罪線”終於開始緊密聯系瞭起來。

志得意滿的吉米,根本不知道自己那個“愚蠢的折扣”產生瞭怎樣的蝴蝶效應……

就好像開頭那個被混混扔在路上的破碎陶俑,還有結尾被吉米丟在地上的冰淇淋:

陶俑和冰淇淋都遭受瞭無妄之災,它們的主人也都不想承受這個損失,可因為一條無形命運之繩的牽引,它們短暫的一生最終同樣以“毫無意義的犧牲”而告終。

【也歡迎關註我的公號“有愛評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