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讓子彈飛》#《讓子彈飛》被過度解讀?薑文這麼說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免费二级黄色播放器_免费福利在线观看1000集_免费高清av播放器

#如何評價《讓子彈飛》#

薑文電影的隱喻和魔幻現實主義一直是大傢津津樂道的東西,好像看薑文的電影不看出一些隱喻來,都對不起自己的智商。

但就像是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萊特一樣,一千個觀眾裡有一千種對《讓子彈飛》的解讀,那薑文到底是怎麼想的?

(下文有關薑文的觀點陳述來自於《收獲》雜志對於薑文的采訪,由陽夕film綜合)

《讓子彈飛》的影片名本身就是一個很魔幻的概念,在當代人看來,子彈的速度相當之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能殺死敵人。可為什麼還要讓子彈飛一會兒呢?

讓子彈飛一會兒的想法是薑文團隊很早之前就定下來的,和《太陽照常升起》有一定的聯系。

很多人都看不懂《太陽照常升起》到底要表達什麼,要影射什麼。而讓子彈飛一會兒,也就是告訴觀眾,槍已經開瞭,但是還要飛一會而才能打中。槍法如張牧之這般精準,怎麼會失手打不中?同時,也在告訴觀眾,薑文的電影,需要時間沉淀,看不懂,並不代表不好,隻是資歷尚淺,還需要時間歷練,還需要讓子彈飛一會。

還有對子彈飛的速度解釋為魔幻的說法,在薑文看來,並不是魔幻,就是現實。子彈,再快,也需要時間飛一會,就比如假設古人也有這樣的說法——讓矢飛一會兒。在古人看來箭是當時最快的兵器,但是在我們看來,以弓箭的速度的確需要飛一會兒。

薑文的電影,有著超前的審美藝術。

說到魔幻,還有一種解讀:馬拉列車被解釋為一種含沙射影——馬&列。

但是在薑文看來,這也是很現實的,人類歷史上的確存在著馬拉列車,而薑文隻是把這種現象放在瞭電影裡面,增將一些時代元素和趣味。

馬拉列車在印度就長期存在過,我們中國東北也存在過將近30年,當時還是日本鬼子當道的時期。還有就是北京前門電車,沒有電的時候,也會用馬拉列車。

所以,這並不是所謂的政治影射和魔幻主義。在薑文看來,他的電影裡面的政治是不值一提的,藝術遠大於政治,藝術傢永遠不是好政治傢。

再說到電影就必須要說電影和導演的關系,總有人解讀說張牧之就是薑文。《陽光燦爛的日子》被認為是薑文的自傳,《讓子彈飛》又被認為是《陽光燦爛的日子》的續集,張牧之就是薑文。

但在薑文看來,張牧之、黃四郎和湯師爺誰都不會是薑文。薑文會比湯師爺更誠實,比黃四郎善良,比張牧之輕松點。如果要客觀評價的話,張牧之活得比其他兩個更精彩,他不掉在錢裡面,不掉在美女裡面,甚至不掉在成功裡面。就因為這點,值得推崇,但薑文不會是張牧之,精神偶像都不是。

還有一點,是大傢常年爭論的霸王貼——《讓子彈飛》與原著《夜譚十記之盜官記》的關系。

很多影評人對《讓子彈飛》做出一些自己的解讀後,總會收到一些評論說——這一幕在小說裡面說過啦,多讀點書吧,別再這瞎BB。

發這些評論的,一般都是不懂電影的。

在中國電影史上,從小說中改編的電影大有存在。中國影史第一《霸王別姬》就是從同名小說中改編而來,可是電影和小說之間還存在著大量的沖突,就比如說結尾,小說的結尾是樂觀的,而電影中的卻是悲劇。

小說是文學藝術,而電影是第七藝術,也就是常說的視聽藝術和影像藝術,這之間是存在隔閡的,當然也有聯系。

在薑文看來,原著《夜譚十記之盜官記》之是給他提供瞭一種思路,看完小說就扔一邊瞭,並沒有想過要終於原著。於是薑文團隊開始構思電影。我們所看到的電影都已經在薑文腦中演繹過無數遍。這是一個藝術傢應有的創作力。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對《讓子彈飛》的過度解讀。有一些觀眾在看完電影之後,總覺得意猶未盡,於是又狂刷不知道多少遍,得出一些看起來驚天動地的解讀。有人覺得過癮,有人卻說這是過度解讀。

這樣的問題在薑文看來卻不是問題,他覺得不存在過度解讀,看完電影之後身體能夠分泌大量的多巴胺刺激對電影的認識本就是一件好事,一個影視作品,在拍攝的時候是屬於導演的,拍完之後就是屬於觀眾的。

沒必要對觀眾的想象力限制,藝術就是用來享受的,可能每個人享受的地方不一樣而已。

欲瞭解[#如何評價《讓子彈飛》#《讓子彈飛》被過度解讀?薑文這麼說]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娛樂八卦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影視新聞。